生命是最尊貴、也是最平等的,在生老病死的嬗遞中,病是最痛苦折磨的。當初會排除萬難,啟建醫院,也是緣於「貧由病起,病因貧生」,循環往復,脫苦無期;或者家中支柱病倒了,缺錢少醫藥,以致小病拖成大病,連累整個家庭。當時東部人口嚴重外流、人口老化,醫療設施遠不如西部,唯有啟建一座現代化的綜合醫院,生命才能得到保障。

很感恩當年全臺十幾萬會員大德的發心護持,為了我要在東部建院,有人磨破手皮,賣身為傭,先向老闆預支三年的工資;也有不少幕後委員,既不曾來過花蓮、也不曾與我見面,只聽說師父要建院,就拿著本子一家家鞠躬彎腰勸募;更有許多委員,只要募到一萬元就發願禮佛一百零八拜,以此感恩發心大德……點點滴滴,說不盡的感人故事。我當時常說,如果心血有形,醫院的每一塊磚,每一吋土地,都是用心血澆灌而成的。

 

e-Book | Download PDF